NarniA

【刺客列传同人】【离光】国破(38)(大结局)

莲兮莲兮:

陵光跳下城楼殉国的消息迅速传遍了中垣,但没人知道,其实陵光没有死。


但也不算活着。


他堕下的时候慕容离不顾一切地飞身而起,试图接住他,险些连自己的性命也丢掉了。他的双臂骨折,手腕经络受损,恐怕以后都难以再用剑了。


陵光因此一息尚存,但是受伤极为严重,医丞们抢救了三天三夜才堪堪保住一条性命。只是他头部受到重创,陷入了持久的昏迷,醒过来的几率微乎其微。


方夜等臣子都劝说慕容离,不如就让陵光按照其心意那样,安详地死去。可是慕容离根本听不进去。他日日夜夜守在陵光身边,茶饭不思,像是连魂魄都丢掉了。


连续三个多月荒废朝政后,方夜终于忍不住潜入了安置陵光的栖鸾宫,想要将那昏睡不醒的人刺杀。可是他刚要动手,却见到慕容离走了进来,靠坐在陵光的床边,缠着厚厚绷带的手轻轻描摹着那沉睡之人的眉梢眼角,那样小心翼翼,如触珍宝一般。可是慕容离的眼睛里却是一片死寂,就算最灿烂的阳光落进去,也反射不出一点残光。


他将陵光的枕边那发黄的草蚱蜢拿开,换了一只新鲜的草蚱蜢。


自从陵光睡去之后,慕容离总是会在陵光身边放上这样一只草蚱蜢,若是它干枯发黄了,就编一只新的摆上去。


“小时候,给你一只草蚱蜢,你就不哭了。现在,我可以给你编很多很多,你醒过来好吗?”方夜听到慕容离喃喃的低语,犹如梦呓一般,“若是你醒来,便不再欠我什么了。”


“我原谅你了,你也原谅我吧……好吗……”


仿若祈求哄诱般的语调,得到的却只能是沉默。


听到这样的低语,方夜忽然不忍下手了。


他知道慕容离心中对于陵光不全是恨。那在天璇王宫中的两年,谁又能说没人假戏真做呢?


可是慕容离背负了太多仇恨,他无法放下,也不能放下。他的恨和情都给了同一个人,若是这个人去了,他又还剩下什么呢?


方夜叹息一声,悄然离去了。


直到后来仲堃仪出山,扶植左奕,并且利用六壬传说之事将当年子煜死去之事全然嫁祸到慕容离身上,撇清左奕与子煜之死的关系,使得天权与瑶光关系日渐紧张。慕容离这才终于强打精神,回到朝堂之上。遖宿此时也来了文书,说愿意与瑶光恢复邦交。


与此同时,公孙钤也在执明的支持下,联络到一些天璇旧部,逐渐有了自己的势力。


瑶光四面受敌,但是慕容离却似乎比以前那杀伐果断的他少了什么,似乎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。他仍然会沉稳地分析局势,揣度仲堃仪的意图,却终归少了几分锐气,眉宇间多了几分疲惫。


他仍然每天都去栖鸾宫看望陵光,即使陵光不会给他任何回应。


他也有了饮酒的习惯,虽然他不易醉,但也总有那么几次染上几分醉意。有时候喝得多了,也就懒得回寝宫了,只是将头靠在陵光的床榻上,一侧头便能看到陵光的侧脸。


“他们都说,你的灵魂其实已经走了,我救下的,不过是个躯壳而已。”慕容离惘然地说着,酒液沾湿了他的唇角,“可是,我却总是想,哪怕只有个躯壳,也比什么都没有了要好吧……”


他低低地笑了起来,笑声里带着些嘲弄,只是那嘲笑的对象是他自己而已。


究竟是什么时候对陵光动心了?


是在那人以为自己死了,伤心地哭着的时候么?还是那人被自己调戏后脸红的时候?亦或是被自己嘲笑爱哭之后嗔怒着用奏折扔他的时候?是红烛罗帐下眼含春水的时候?是对弈悔棋耍赖的时候?是脸上带着泪痕在他床边睡着的时候?


明明是造下那般可怕罪孽的一个人,为什么会那样美丽,那样单纯,那样多情?


若是他们不是仇敌,只怕自己会用尽所有的力气,来疼惜他吧?


若他们不是仇敌,该有多好?


可惜他们只是仇敌,所以慕容离只能占有他,却不能爱上他,这便是他们两个人之间永远飞渡不过的沧海。


夜色深沉,慕容离就这样睡在了陵光身边,手拉着陵光的手,眉目间凝结着窒息般的痛楚。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五年的时间,瑶光从几乎一统中垣的全盛时代转入式微。瑶光国主慕容离在天璇旧王陵光殉国后忽然一蹶不振,就算有遖宿的协助,还是在与仲堃仪的博弈中犯了几次严重的战略错误。


几年的时间内,天权先是将天枢收入版图,后来公孙钤又在执明和仲堃仪的帮助下悄然在天枢以南崛起,占领了原属于天玑的大片土地。


执明这一次看来是铁了心要征服瑶光了。一连串的打击之下,他明白了,若想真正的将阿离留在身边,只有像陵光说的那样,征服他的国家,强迫他留在身边。执明曾经不舍得这样做,也不愿意这样做,可是这些年来发生了这么多令人痛彻心扉的事,他已经无从选择了。他从一个单纯无忧的昏君,变成了一个心思深沉的明君,其中苦涩,只有他自己清楚。


公孙钤之所以能得到他的帮助,是因为执明听说了陵光自杀殉国的消息。他收到过陵光的书信,但是由于刚刚与慕容离休兵,不想那么快再次兵戎相见。执明原本想着,阿离对陵光有情,再怎么样不会为难他的。却没有算到陵光的骄傲已经不允许他再一次回到囹圄之中。


执明因此心中存有愧疚,加上感动于公孙钤对陵光的忠心衷情,便渐渐与公孙钤成了好友。


瑶光式微之际,天权、开阳、公孙钤和仲堃仪四方势力对其进行围攻,就算是遖宿相助也回天乏术。川州一战后,遖宿兵力折损严重,不得不退兵了。


如此一来,四国联军直逼瑶光王城,瑶光岌岌可危了。


那时正是第一场雪落下来的时节。公孙钤仰起头,望着那漫天飞旋的雪霰,内心一片苍凉寂静。


还记得几日前与仲堃仪喝酒时,仲堃仪说:其实给了慕容离致命一击的,不是仲堃仪,不是公孙钤,也不是执明,而是陵光。


陵光用自己的死,成就了最可怕的武器——悔恨。


而公孙钤却觉得,王上跃下城楼的时候,心里应该并没有什么算计。他的王,当时大概只是想要干干净净地离去而已。


只是,这一切对他来说,何尝不是十分残忍呢?


这些年他为了完成陵光最后的嘱托另天璇复国,殚精竭虑,没有片刻松懈。他余下的生命,只怕都要为了这一个目标而活,连死去的资格都没有了……


明知道那可能只是陵光为了让他活下去才说的,但也是他最后能够抓住的属于陵光的愿望了。


叹了口气,回头望了望那属于他的强大铁骑军。自己当年一介书生,何曾想到有一天也会披甲带剑,与人争这天下呢?


遥望远处瑶光的王城,隐没在一片风雪迷离中。


又是红梅盛开的季节了,却不知道那宫中的人,此刻是什么心情呢?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王城被攻破那日,栖鸾殿那华美却显得空旷的帷幕下,只剩下瑶光王与一个沉睡不醒的人。


宫门外一片混乱,宫人们听说宫门已经天权和公孙钤的联军攻破的消息后便四散逃命,甚至有跑掉的鞋子到处散落。昔日热闹的园林之中一片惨淡之景。


慕容离身上穿着凄艳夺目的大红华服,平静地听着远处传来的杀伐征战之声,怀里紧紧抱着陵光。他的陵光双目轻轻闭着,脸色白到透明,但是面容那样安详,就好像正在做梦一样。


慕容离垂眸望着怀中人,眼中流转的是令人心痛的柔情。他用指尖轻轻描摹着陵光那略带艳色的唇,轻声说,“当初,你的王城被攻破的时候,你是不是也是如我一般的心情呢?”


回答他的,只有殿中幽幽穿行的风。


“阿光,这一次,可能真的要分别了……”慕容离叹道,声音里有一丝颤抖,“你真的不要醒来,再看我一眼吗?”


怀里的人,兀自沉沉睡着,一如过去五年每一个日夜。就好像国破这样的大事,对他来说仍然没有任何意义。慕容离凝视着他,知道自己等不到了,终于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。


他总是试图抓住,试图夺取那些他想要的东西。可只有怀里这个人,任由他有千般计谋,这个人是他心中永远的异数,也是他永远的死穴。他与他纠缠十三载,终究还是输了。


丢失了初心,现在的心中只剩下无穷无尽的疲惫和茫然。


“罢了……罢了……”慕容离闭上了眼睛,终于尝到了绝望的滋味。


他缓缓伸手,打开了身边的匣子。那里面有几只银针,还有一只瓷瓶。他拿起银针,放在眼前看了看,略略踌躇,终于将针刺入了陵光头顶的百汇穴。紧接着,是通天、太阳、神庭、印堂几处大穴。


陵光虽然昏迷着,但是慕容离听说过,在昏迷的人意识深处,仍然有一丝灵识能够感知到外界。


施完针,慕容离眼中却已经微微泛红了。


陵光想要自由,如今,便许给他吧。


慕容离微微俯下身,朱唇轻启:


“若是有一天你醒来,不会记得慕容离这个名字,任何关于慕容离的事也都不会再想起。你会活得骄傲而快乐,就像从前的你一样。”


顿了一顿,慕容离意识到这天下,除了他,再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些暗语。若是陵光醒来,也便不会再记得他了。


所以,现在他说什么,都是可以的。


“你问我当年在天璇那两年,是否全是假的。现在我可以回答你……就算本来该是假的,大约我也假戏真做了吧……”


一滴泪,两滴泪,滴落在陵光的面颊上。


慕容离愣住了。


本以为自己是没有眼泪的呢……


将银针一根根拔出的时候,喊杀声也越来越近了,那是他忠心的侍卫们最后的守护。慕容离拿起那只瓷瓶,拔出瓶塞,一仰头,将里面的东西尽数倒入嘴里。


冰凉苦涩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,像是眼泪的味道。


忽然有种解脱般的快感。


终于……可以结束了。


慕容离望着陵光依然无动于衷的面容,缓缓俯身,在他的嘴唇上印下最后一吻。


当执明和公孙钤先后冲入栖鸾宫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。慕容离一身红衣如血,深深吻着怀中双目紧闭的紫衣人,绝望漫溢在两人纠结的衣袂中间,那么美丽,那么忧伤。


一时间公孙钤愣住了,执明也愣住了。


那是……陵光?


陵光怎么会在……


冲入殿中的士兵们也被这美丽的画面震慑,一时间竟然鸦雀无声。


慕容离终于缓缓直起身体,抬起平静深邃的眼眸,遥遥望着许久未见的执明。


执明却忽然有些不忍看他了。


一生的时间,却经历了两次国破的痛楚。该是怎样一种痛呢?


“阿离,我来接你了。”执明认真地望着他,“跟我走吧。我……定会待你好的。”


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仿佛刚才外面惨烈的厮杀都不存在一样。仿佛他不过是翻越千山万水,前来寻他的情人一样。


慕容离却笑了,笑容如红梅盛放般清冷艳丽。他缓缓摇了摇头,忽然间,眉头皱了一下,身体一歪,就这样倒在了陵光身上。一缕浓重的血色,止也止不住一样,从他的唇角汩汩涌出。


一缕在复仇和权谋中淹煎了十数载的离火之魂,就在这霎那之间悄无声息地散去了。


执明脑中翁然一声,一片空白,像是不能理解眼前发生了什么。而公孙钤,亦然呆住了。


“阿离!!!!不要!!!”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慕容离服毒自尽后,执明将他葬在了瑶光故国的皇陵之中。原本的瑶光四分五裂,天璇重新回到公孙钤的手里,而天玑则被纳入了天权的版图。


只是经此一事后,执明陷入悲伤之中不能自拔,一时间也没有了图霸天下的野心。中垣因此成天权、天枢和天璇三国鼎立之势。


而隶属天权的开阳亦借此机会蠢蠢欲动。


虽然迎来了暂时的和平,但杀伐征战远远没有停息的时候。


天气逐渐转暖了,窗外阳光正好。公孙钤推开了窗,深深吸了一口那带着梨花香味的空气。他微微眯起眼睛,感受着阳光落在脸颊上暖暖的触觉。


“王上,梨花开了。”他淡淡说着,转身看向那紫纱帐下沉睡的人影。


没有任何回应。


并没有任何失望的表情,公孙钤在床边的水盆中取出浸湿的手帕拧了拧,转过身坐在床边,小心翼翼地为陵光擦拭着面颊。那人的眉目依旧如画一般好看,不见任何岁月的痕迹。


“王上,他们又在催我称王了。”公孙钤一边认真地为陵光擦着手臂,一边喃喃说着,“但我不会称王的,因为天璇的王,只有你一个。”


事实上,之前就有大臣三番五次提出要拥戴焽栎侯为新的天璇王,但是焽栎侯无论如何不肯受,还提出愿意拥戴公孙钤这样的话来。如今陵家式微,陵光昏迷不醒,只怕永远都不会醒了,而焽栎侯又是个懦弱的性子。那些大臣见状,竟然真的考虑起拥戴公孙钤来了。


什么国不可一日无主,这样的话公孙钤听着就心烦。


可是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。一个国家,怎么可能没有君王呢?


想着,公孙钤又叹了口气,可望向陵光的神情还是那样温柔,“王上,我思来想去,决定暂掌代王一职,直到你愿意醒来的时候再辞去这个位子,好吗?”


自然是没有人回答他的。


“王上,您可要快点醒来啊……”公孙钤喃喃说着,握了握陵光的手,为他盖好了被子。那淡金色的阳光轻吻着陵光线条柔和的侧脸,如梦如幻。


一如在淮河上初见的样子。


望着这样的陵光,公孙钤心中仍旧留存着淡淡的希望。


他会替他的王上守护好这片山河,甚至为他打下更多的江山。这样等到陵光醒来的时候,便可以看见他为他准备的千秋盛世,天地繁华。




惟愿吾王,长享盛世。






全文完 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作者瞎白话:


于是终于完成了俺第一篇有始有终的同人文,可见哭包的魅力之强大😂


这样的结局其实对每一个人都算是悲剧吧。陵光欲死而不得,慕容离被自己所爱之人遗忘,执明永失所爱,公孙钤要守着一个渺茫的希望独自撑持下去。虽然有那么点致郁,不过我还是觉得这是一个比较适合的结局。


至于哭包会不会醒来就留给大家自己决定吧~~😁


然后那个Kitty同学,猜剧情不要猜这么准好不好俺很没面子哒……_(:з」∠)_


之后说不定还会挖点执光钤光之类的坑(执光坑已经有了初步构想_(:з」∠)_),不过可能不会很长或者更新可能会比较慢,因为我主要还是写原创的。谢谢很多小天使一直支持我,每一章都点赞留言催更,促使我有动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了这么长的一篇同人……爱你们呦~~


最后再给我自己的原创专栏做个广告:莲兮莲兮的晋江专栏

评论

热度(400)